• <progress id="3tcz1"><tr id="3tcz1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progress id="3tcz1"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3tcz1"><ins id="3tcz1"><thead id="3tcz1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3tcz1"><menu id="3tcz1"></menu></dl>
  • 小说者-> 都市言情-> 《职场红颜》-> 第999章 据理力争
    第999章 据理力争 作者:坐看云起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2-20
    •     老谋深算的邓锦江好像早已经洞悉江风今天来见他的目的,还没等他开口,就从讲大局讲政治的高度把他要说的话堵了回去,语气很绝对,不容置疑。Δ』

          但江风此行是抱着豁出去的心态的,有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,所以尽管邓锦江把调子定的很高,把路堵的很死,他还是执拗地说,邓书记,我觉得您把叶芷和米自强放在一起相提并论,是有失公允的。

          邓锦江听他说出“有失公允”四个字来,眉梢一动,带着疑问?#35835;?#19968;声,显然?#34892;?#20986;乎意料。因为在整个江南省,还没有谁敢当面质疑他,当面给他提意见,特别是像江风这样的无名小辈。

          其实邓锦江之所以肯见江风,与杨柳的干爹三年前来江南有关,老首长当时交待的有话。后来他还通过杨柳和老首长搭上了线,有了上面的支持,他在和省长古青松的斗争中逐渐取得了绝对优势。老首长现在虽然已经退位了,但影响还在,说句话还是非常管用的,邓锦江不敢不买他的?#30465;?br />
          邓锦江?#25104;?#30340;疑?#26102;?#24773;转瞬?#35789;牛?#20182;不动声色地问江风说,江风同志,我倒很想知道,叶芷和米自强有何不同?难道她不属于你们云湖的黑恶势力?你给我讲出个一二三来我听听。

          江风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,当然不会放过,他鼓起勇气,振振有词地说,邓书记,我认为,米自强是标准的黑恶组织,而叶芷则完全不是。第一,米自强笼络一大批社会闲散人员、刑满释放人员以及吸毒贩毒人员等社会渣滓形成了固定犯罪团伙,是社会公认的一?#21734;?#30244;;

          第二,该团伙通过垄断云湖交通运输市场、农贸市场等获取暴利,并垄断了全市的夜总会、洗浴?#34892;?#31561;娱乐场所,通过这些场所进行黄赌毒交易,社会危害极大;

          第三,该团伙经常采取暴力手段寻衅滋事、欺压百姓,致伤致残致死多人,犯下累累罪行,民愤极大。省委打掉颗社会毒瘤实在是民心所向,大快人心……

          而叶芷作为?#24187;?#20248;秀企业家,虽然与社会上其它势力之间有争斗,但她讲义气讲原则,针对的只是像米自强这样的恶贯满盈之徒,并不伤害普通群众,甚至?#34892;?#38500;暴安良的意思,并无半点民愤。

          再加上她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,在房地产经营方面基本上能做到奉公守法,已经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,所经营的银河公司早就是我们云湖房地产行业公认?#35851;?#26438;。而现在她和她的公司被当做黑恶组织被打掉,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云湖百姓都在心理上不能接受。打黑除恶很有必要,但也不能泥沙俱下啊。

          邓锦江认真听着,面色严峻,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。等江风说完,他幽幽地问了句,说完了?

          江风想了想说,说完了。

          邓锦江双手扣着放在桌子上,身子往前倾了倾,犀利的目光盯着江风说,你来见我就是要向我阐述你的这个观点?

          江风直言不讳地说,是的,但我的主要目的是想请您对叶芷这个人有个客观公正的评价,她不应该是这次全省打黑除恶行动的牺牲品。您把她当做黑恶组织首要分子治罪,于理于情都有失偏颇。

          江风本想说是“完全错误的?#20445;?#20294;临时还是换成了“有失偏颇”四个字。毕竟,他还得注意言辞,把邓锦江惹恼了也不是什么好事。其实他的言辞已经很激烈了,只是他自己被一种勇气激励着,感觉不到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敢在市委书记面前讲大道理,换做别?#35828;?#35805;,邓锦江?#27531;?#26089;就把他轰出办公室了。但眼前的这个人还是有一定背景的,再说,邓锦江肯见他,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在里面,?#36824;?#36825;个因素不好说出口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听江风说完,他站起身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,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然后他站住了,对江风说,江风同志,你刚才对米自强这个?#35828;?#35780;价,我认为是基本正确的,很客观。但在对叶芷进行评价时,你显然是戴着有色眼镜,基本上都是主观的东西。你想过没有?你对米自强所下的三条定义,在叶芷身上也完全适用。第一,叶芷也有自己的组织,有自己的势力集团,?#36824;?#22905;的组织?#38382;?#26356;隐蔽些,披着一个正规企业的外衣,里子里和米自强那些人没什么本?#26159;?#21035;;

          第二,她垄断了云湖市的建材市场,多年来获得了巨额的非法收入;还通过暴力、威胁等手段从别人手中夺得了金矿以及一些土地的开发权,在当地形成了不正?#26412;?#20105;,扰乱了经济秩序,符合黑恶组织特征;

          第三,为获取不正当利益,她采取暗杀、爆炸等报?#35789;?#27573;致人死伤,社会影响非常恶劣,而不是你所描述的除暴安良的侠女。江风同志,你说说,我说这三点有错吗?

          江风哑口无言,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来。

          是啊,自己之所以一个劲地替叶芷如此开脱,是因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待问题,当然会包涵着很大的感情成分,说出来的话带着浓厚的感*情,所?#38405;?#20813;会有所偏袒;而邓锦江作为省委书记,站得高看得远,?#27835;?#38382;题更透彻,更能抓住事物的本质,所以他对叶芷的定性也非常客观。可见?#35789;?#21516;一件事情,立场不同,得出的结论也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        江风意识到,关键时刻,自己绝对不能跟着邓锦江的观点走,不能让他一直占着主动,得抓住一切机会为叶芷翻案。这次邓锦江开恩见了他,下次再见他?#27531;?#23601;没有这么容易了,到时候说理的地方都没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说,邓书记,我想关于叶芷的民愤大还是不大,社会影响恶劣不恶劣,您可以派?#35828;?#20113;湖街头进行个随机采访。10个人中如果有三个说她坏的,您怎么处理她我都心?#36152;?#26381;!

          邓锦江笑了一下,可能是笑江风不太成熟。实际上江风也觉得自己这话显得?#34892;┯字桑?#20294;此时此刻,不是细致的时候,抓问题要抓主要矛盾。现在的主要矛盾,就是如何说服邓锦江让他接受自己的观点。否则叶芷的下场肯定就非常悲惨了。

          江风只要一想到身陷囹圄的叶芷,浑身就瞬间长满了力量。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让他变得?#34892;?#32902;无忌惮了。

          邓锦江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下,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说,江风同志,你太感情用事了。省委的决策,是在深入调查、充分论证,深思熟虑之后才定下的,也不是我一个?#35828;?#20027;意,而是民主讨论的结果。

          我们江南省谁是黑恶组织,谁不是,我这个省委书记说了不算,你说了更不算,而是法律说了算,证据说了算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谁能凌驾于法律之上?不可能嘛。所以我劝你还是回去好好工作吧,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,同时把心态放平稳了,不要试图凭一己之力去影响什么,因为社会是发展的,不可能因为某个人停滞不前;你也不要不切实际地去和大趋势抗衡,那样肯定是要碰壁的。

          dzy提出了“与?#26412;?#36827;”四个字,怎?#20174;朧本?#36827;?就是要解放思想,在思想上、行动上同dzy,同省委、市委保持一致,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去看问题,不要把个人感情掺杂到事务中去,那样会使?#26494;?#22833;理智,失去正确的判断,从而得出错误的结论,做出错误的行动。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毕业生,又经党培养多年,在领?#20960;?#20301;上也有几年时间了,我说这些,你应该能懂吧?

          江风不得不点?#35828;?#22836;说,我懂,谢谢邓书记。邓锦江?#35851;?#24773;轻松了些,说,懂了就好。?#34892;?#38382;题可能一时理解不了,慢慢就想通了。

          邓锦江说着,抬腕看了看表,说,还有什么事吗,江风同志?

          江风说,没有了,打扰您?#35828;?#20070;记。说着木然地站了起来。邓锦江也站了起来,做出送客的姿势说,回去好好想想,你是聪明人,肯定能想通的。还是我刚才说的,把你的本职工作干好,住建局局长的角色可不是好当的啊。

          江风机械地说,我知道了,邓书记,那……我告辞了。

          邓锦江走了过来,?#25104;?#26377;了温和的笑容。他伸出手和江风握了下,说,好吧,让唐秘书?#36864;?#20320;,我晚上还要陪个外商吃饭。

          江风说,我自己走就可以了,邓书记您留步。说着,转身往门口走。走了几步,猛然想起了什么,又站住了。他想起了?#35789;?#32473;自己定下的目标。今天是抱着必胜的信心来的,甚至发了毒誓一定要把事情办成,怎么这会竟然被打击的连一点点自信心都没有了呢?可能是邓锦江太强势了,自己处在他?#30475;?#30340;气场当中,先是心虚了几分,慢慢地就被他打败了。
  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    甘肃十一选五技巧
  • <progress id="3tcz1"><tr id="3tcz1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progress id="3tcz1"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3tcz1"><ins id="3tcz1"><thead id="3tcz1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3tcz1"><menu id="3tcz1"></menu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3tcz1"><tr id="3tcz1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progress id="3tcz1"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3tcz1"><ins id="3tcz1"><thead id="3tcz1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3tcz1"><menu id="3tcz1"></menu></dl>